潠庌備笢弊聆彸萇棠粟扞ん 麼蚾掘菴2刳弊莉瑤譫

晤憮: admin 懂埭: 帤眭 奀潔: 2017-09-10 08:00:18
囀楙肫:  潠庌備笢弊聆彸萇棠粟扞ん 麼蚾掘菴2刳弊莉瑤譫, 2017爛腔鳶呏狦,傖飲,勍斕珨跺藝疑帤懂﹝■張桂輝古往今來,芸芸眾生,取名張震者,不計其數。本文「主人翁」,指的是32年前被時任國務院副總理方毅

潠庌備笢弊聆彸萇棠粟扞ん 麼蚾掘菴2刳弊莉瑤譫,﹛﹛2017爛腔鳶呏狦ㄛ傖飲ㄛ勍斕珨跺藝疑帤懂﹝

■張桂輝古往今來,芸芸眾生,取名張震者,不計其數。本文「主人翁」,指的是32年前被時任國務院副總理方毅譽為「蛇王」的那個張震。張震,1930年1月生於福建浦城一個農民家庭。張震,個頭不高,膽識不小。但凡常人,見到蛇,尤其是毒蛇,唯恐避之不及,而張震卻相反。上世紀七十年代初,由他白手起家、無中生有創辦起來的「黃坑蛇園」,不但是彼時我國最大的擬態蛇園,而且如同一枝出牆紅杏,贏得上上下下的好評,引起方方面面的關注。黃坑蛇園,坐落在武夷山南麓今建陽區黃坑鎮塘頭村的小溪之畔,佔地面積3千多平方米。40年前,我從江西九江回黃坑鄉下探親時,第一次光顧蛇園。穿過圓形小門,漫步幽靜園內,放眼望去,翠竹青青、草木依依、綠意濃濃、景色美美。幾個引人注目的長方形蛇池,池中水溝環繞,池內岩穴密佈,中間建有假山,樹竹競相生長。大小不一、名稱不同的蛇們,或纏繞樹梢,或懸吊枝丫,或養精蓄銳,或追逐爭鬥,有的還俏皮地朝駐足觀賞牠們的遊人,伸頭吐舌,虛張聲勢,令人既一飽眼福,又望而生畏。走進竹木結構、古香古色的接待廳,但見張震面前,窗明又幾淨、水沸茶飄香。前不久,回黃坑採風的我,再次走進蛇園,撫今追昔,感慨良多,情不自禁地引發對張震先生的懷想。張震早年學過醫、愛好文學。上世紀六十年代,在福建省南平地區文化局任職的張震,一次在辦公室與同事議及當時少數領導的工作作風時說:「我們的工作,應該腳踏實地,不能跟演戲一樣。」這本是一句大實話。孰料,卻「禍從口出」--被一個同事揭發告密後,因此受到批判與打擊不說,還被打成「牛鬼蛇神」。他的工作與自由,他的幸福與夢想,從此支離破碎,成為泡影。1970年,被下放到福建省建陽縣黃坑公社勞動改造。黃坑,緊鄰「蛇的王國」--武夷山大竹嵐自然保護區。據資料記載,這一帶僅五步蛇就有幾十萬條之多。當年時有村民,被蛇咬傷後,得不到及時有效的治療,或殘疾,或斃命。張震先生急他人之所急,想他人之所想。從此,已過不惑之年的張震,與蛇結緣,以蛇為友;其志滿滿,其樂融融。如此這般,不說是「因禍得福」,也是人生一個重要的轉捩點、新起點。以這個「點」為支撐,張震先生把對蛇類的研究,做到了那個時代的極致。他一邊自覺接受勞動改造,一邊刻苦鑽研醫治蛇傷之術,學有所成之後,他不計報酬、不遺餘力,把所學醫術用到救治蛇傷患者的身上,不管何方人士,不問家庭背景,只要有求,他都必應,且精心呵護,用心治療。在養蛇、種藥、採集標本、潛心研究的過程中,張震探索出一套有效蛇傷防治辦法,搶救了許多瀕臨死亡的蛇傷病人。與此同時,他配製蛇藥,生產蛇乾、蛇膽,並探索釀造了「大竹嵐蛇酒」。除此之外,他還設法從活蛇口中誘取蛇毒,用於治療血栓,抑制腫瘤轉移。就這樣,口口相傳,張震成為遠近聞名的蛇醫。1975年4月,不滿足於成為「蛇醫」的張震,在大竹嵐蛇傷防治院建起了世界首創的蛇園,蛇園模仿蛇類生活環境,被稱為「擬態蛇園」,其中放養茪郃B蛇3,000餘條,還有劇毒的眼鏡蛇等。1980年,張震進行了世界首例蛇卵人工繁殖五步蛇的科學試驗,並且獲得成功,達到蛇類研究的高峰。1983年4月6日,《人民日報》報道了張震的事跡,當時的福建省委書記項南、省長胡平,分別作出批示。於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山區蛇醫,很快引起社會各界的矚目。1985年,原國務院副總理、中科院院長方毅,在參觀了張震創辦的人工擬態蛇園後,欣然揮毫題詞,以「蛇王」而譽之。從此,「蛇王」美譽不脛而走。有志者,事竟成。張震蛇園和蛇業的開發,得到各級領導的關懷與鼓勵。多位國家領導人先後到蛇園考察,對張震的事業給予肯定和讚賞。空軍司令員張廷發,用「以蛇養醫造福人民」,加以熱情褒獎。東南亞一帶許多學子,跨越萬水千山,前來拜張震為師。海外新聞媒體也不時慕名而來,進行採訪、交流。新華社香港分社原社長周南,當年來到黃坑蛇園後,大筆一揮,寫就「奇甲天下」四個字。香港《文匯報》曾經刊出關於張震的專版報道,該文後被收入《中華風采》第一輯。1984年6月15日,時任中宣部部長鄧力群,特意來到黃坑蛇園,在與張震親切交談後,鄭重其事地揮毫題詞:「造福人民」;1987年春夏之際,時任中央外宣辦主任的朱穆之來福建調研外宣工作,特意到黃坑蛇園考察,張震談得有聲有色,穆之聽得有滋有味。張震關於養蛇與蛇傷醫治、蛇毒利用和蛇業開發等觀點和想法,引起朱穆之的關注。臨別時,他略加思索,題寫了一幅「劇毒化良藥牛鬼變蛇神」的條幅,贈送給張震。短短十個字,寓意很豐富,張震深受感動。事後,他多次對人說起,穆之同志的題辭,是對我一生的精闢概括和高度評價。我既敬佩張震以苦為樂,孜孜以求的拚搏精神,也敬佩他心胸開闊、不計前嫌的思想境界。二十世紀九十年代,我在建陽市委宣傳部副部長任上時,一次陪同福建日報記者陳創業、謝宗貴等前往蛇園採訪張震,在了解了他「文革」期間的不幸遭遇後,有記者問:「張老師,遭受這麼多人為的挫折、不公的『待遇』,您一點不怨恨嗎?」這是一個「兩難」的問題。張震先生略加思考後,心平氣和地說:「母親打孩子,難免會打錯。但是,哪有孩子責怪母親、記恨母親的?」這樣回答,不算精彩,卻很高明。大家不約而同為他鼓起掌來。事實表明,黃坑蛇園的建立,對蛇傷有效防治、對保持生態平穩,促進自然界的良性迴圈等,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據2010年出版的《黃坑鎮志》記載,從1983年開始,先後有時任國務院總理趙紫陽、副總理習仲勳、田紀雲、萬里,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陳慕華、葉飛,全國政協副主席周培源、錢偉長等,各級領導幹部蒞臨蛇園,與張震先生親切交談,或合影留念,或題詞勉勵......「人生自古誰無死」。19年前,張震先生因病逝世。雖然,張震已漸行漸遠了,但他從創辦蛇園,到與蛇結緣;從開展蛇傷防治,到蛇毒研究利用等,所作出的貢獻,不會因為時光的流逝而消失。醱勤涴珨зㄛ景蝙睿祩隴腔覜①疪輷˙﹝

踏爛場ㄛ諒郤窒猁⑴婓2017爛景撫諒第笢姻磏韍窗14爛蕨桵§衙癩﹝﹛﹛跦擂奻蝠垀埻衄寞寀炩巡贍牉鮹匯彶舝狡灩頦躨搳集鼒芋溯瘨見皈7堎1梀啄寪翻靇陊戴檀炩釆停迂腹

瞄陑枑尨ㄩ6堎30掁炸睅鬚嬮邿妘こ假威袽厥朗蟭恲袽勛痡掛忠棞苤謗籥煦蹈侐湮毞卼呿砉ㄛ婗羹躑醴ㄛ哏挕倯袕﹝

﹛﹛肅弊ㄩ﹛﹛肅弊衄杅勀ч屾爛遞衄厙釐甡懇痌ㄛ婓14呡祫24呡爛鍵僇笢ㄛ湮埮衄25勀侀奜讕蝎汜旆笭甡懇俶ㄛ載衄詢湛140勀ч爛侕譥硩帎獌躞鞢郈啋匼勤怚嫁腔淏都汜酗楷郤れ覂憤む笭猁腔釬蚚﹝

妗囥※驉刓侘禳掉し晌盲蚇嚃隒韥酷夔竘鍰漆栥笭湮價插褪悝ヶ朓旃噶﹜壽瑩撮扲楷桯腔詢脯棒笢ч爛褪撮侘驕芞暱鼮К氿疤げ笑栥弊模妗桄弅鴃辦膘傖弊暱珨霜腔軘磁俶漆栥褪悝旃噶笢陑睿羲溫宒衪肮斐陔す怢ㄛ欀旯室翾ね郅凳ヶ蹈﹝﹛﹛肮珨毞ㄛ笢栝哫蔡芶傖埜﹜笢栝濂巹槨巹蚳眥巹埜紾弊梓婓ч漆吽頗祜笢陑釬賸枙峈▲踡躇芶賦婓眕炾輪す肮祩峈瞄陑腔絨笢栝笚峓ㄛ澄隅祥痄芢輛姻瘣衭珋庰部殿覺邪獢

悝苺祡薯衾督昢弊模冪撳扦頗楷桯桵謹ㄛ鑠欱褪撮斐陔斐珛侘籟疫廜忽じ播熅鷊蔑蜈健Ⅲ蚎樞踸甃壧瓊牴憤芘旯詢脹諒郤蜊賂﹜統迵奻漆褪斐笢陑膘扢ㄛ贗薯膘扢珨垀苤寞耀﹜詢阨す﹜弊暱趙腔旃噶倰﹜斐陔倰湮悝﹝煦撰煦腕怮牉ㄛ憩&諒沭*賸﹝

螺窒祥勤備﹝﹛﹛婓換苀秶婖鍰郖ㄛ秷夔秶婖釬峈▲笢弊秶婖ㄡㄟㄡㄤ◎腔翋馴源砃ㄛ△籀尤蓐魙馳皆輕鬌換苀秶婖珛わ珛妗珋貌璨蛌旯˙婓杅趼冪撳鍰郖ㄛ眕貌峈﹜笢倓脹笢弊わ珛眒欀旯涴謫檢陰腔庈部竘鍰氪俴蹈˙婓誑薊厙冪撳鍰郖ㄛ啃僅﹜陝爵匙匙﹜枆捅わ珛脹婓弊暱敃怢奻碟б轄哄

ь賞莘蚐儂撮扲婬棒忳善窐疶﹝﹛﹛苤鏗佽ㄛ坴脤戙腕眭衄※佫毚晅§腔佽楊ㄛ衾岆憩衄賸眕侚懂嗚徹遜遴腔砑楊﹝

斕褫夔珩炰辣ㄩ
郔輪載陔